观看记录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    • 明星

    刘伟强导演谈《中国机长》:这是一部彰显人性的电影

    2020-05-26 12:59:10头条217阅读

    原标题:刘伟强导演谈《中国机长》:这是一部彰显人性的

    当川航3U8633 航班生死备降的新闻刷屏时,刘伟强和许多人一样,被当班机组力挽狂澜的壮举深深打动。

    也许是天然的好奇心,也许是职业赋予了对故事敏锐的觉察力,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:特情发生的时候机组和乘客的遭遇是怎样的?能不能将这样一个奇迹般的真实事件拍成电影?

    原文刊登于《中国民航》2019年9月刊

    因为工作的关系,飞来飞去对这位大导演来说是家常便饭。乘机次数多了,刘伟强逐渐注意到,航空公司、机场、地面保障等单位环环相扣,如此繁复的系统却一直高效配合、运转自如,“神秘”的幕后链条大有文章可做。恰巧国内以航空业为主题的电影比较少,他决定以3U8633 事件作为切入点,拍一部展现中国民航当代面貌的电影。

    从拍尽热血男儿的《古惑仔》系列,到香港警匪片巅峰之作《无间道》,刘伟强拥有个人风格鲜明的光影江湖, 也开创了诸多属于自己的类型,而贯穿始终的,是他对人物精神内核的关注和独特的人文思考。

    一如这位艺术工作者在《中国机长》里最想表达的东西:在极端的处境下,这些人怎么面对恐惧,怎么相互信任、支持,都是人性的显彰。

    追根究底,《中国机长》讲的还是人与人之间情感的故事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导演刘伟强在重庆江北机场

    Q

    《中国机长》这一题材有着它的特别之处,如何开发剧本、用两个小时的电影呈现一个发生在短短几十分钟内的紧急事件?艺术创作与真实事件之间如何平衡?

    刘伟强:从7点08分3U8633风挡破裂开始,到7点42分在成都着陆,整个事件历时34 分钟,各界媒体对飞行员、乘务组、乘客的经历都有挺详细的报导。但除了飞机上的129 个人以外,还有大量的地面工作人员,包括空管、机场、空军等各部门的工作人员,迅速反应,参与了处理特情的工作。《中国机长》运用平行叙事的方法,360度无死角地重现整个事件,这就不只是34分钟的故事了。

    同时,《中国机长》是一部商业电影,除了科普、叙事以外,也需要顾及娱乐性电影取自于真实事件,但也有虚构的地方。电影在人物设定上有艺术加工,在飞行员、乘务组、乘客的互动里发掘戏剧感。除了飞机本身的故障,我们还叠加了外在环境对它造成的威胁,突出机组与飞机在险境里求生的难度。这样观众才会紧贴着剧中人物,经历整个惊心动魄的事件,一刻喘息的空间都没有。

    Q

    许多观众都非常熟悉川航3U8633 事件,如何设置悬念令他们能够沉浸在剧情中?

    刘伟强:观众还没进电影院就知道故事的结局,这对讲故事的人来说的确是一项挑战。应对的方法就是去寻找、发掘细节。例如,大家都知道3U8633的风挡裂了,最后安全着陆,客机驾驶舱风挡脱落只出现过两次,上一次是1990 年英航5390航班,但英航飞机的风挡脱落时,飞行高度是5300米,它能够迅速下降到机舱释压的安全高度。川航这架飞机风挡脱落时,飞行高度是9800米,而它正在平均海拔5千米的川藏高原上空飞行,无法下降到3000米以下的安全高度。

    再者, 飞行了1 个小时,3U8633 有足够的油量回成都,但耗油不够又迫使飞机要超重降落。想要安全降落,面前困难重重。机长做了哪些选择?飞机与地面失联,地面管控系统如何配合?当时的情况,就像蒙着眼睛的杂技演员表演高难度的动作,双方能够相互配合,是来自于长期训练,养成默契,在无法沟通的状态下将飞机安全降落。《中国机长》要体现的正是这个精彩的过程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官方海报:墨镜映现出影片中的高空惊魂一刻

    Q

    这部电影在演员的选择上有什么考虑?怎么想到是他们来演最合适?在您看来,几位主演是否很好地诠释了英雄机组的角色?

    刘伟强:张涵予是饰演刘传健机长的不二选择。他有军人的硬朗、慈父的关爱、普通人的谦卑,他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敬业态度很接近刘传健机长的本质。

    张涵予饰演机长刘长健

    袁泉的演技没话说。我们设计了一场戏,飞机出事后,乘务长安抚急躁不安的乘客,三言两语之间,她让大家重拾信心,袁泉的表演让现场每个演员、工作人员都为之动容。

    袁泉饰乘务长毕男

    欧豪是年青一辈男演员里难得的气质小生。他帅,但不耍帅,有潜力、有担当。他的青春活力与涵予的老成持重有鲜明的对比。

    欧豪饰副驾驶徐奕晨

    杜江、天爱、李沁、雅玫都是我以前合作过的演员,大家都很熟,拍起来得心应手。高戈、祺如相对是新人,他们也有很出色的表演。不要说导演自己夸自己的演员,我真心认为他们都是中国演员里很努力,很有才华的一队人。

    杜江饰第二机长梁栋

    当然,还有多位来客串的知名演员,黄志忠、余皑磊、吴樾、李现、陈数、冯文娟、关晓彤、杨颖等等,每个人的戏不多,从朱亚文饰演的调查员,到赵亮演的保洁大叔,每个人都是民航工业链里必不可少的环节,我觉得他们成功表现了中国民航专业、敬业的精神。

    还要特别提一下演乘客的演员们。他们来自五湖四海,有的是经验丰富的演员,有的是刚出道的年轻人,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物设定,每个人都很清楚自己是谁,为什么搭乘这趟航班去拉萨,他们的表演很投入、有个性、有反差,很真实。

    Q

    您是香港非常成功的商业导演,如何把一部主旋律电影拍得好看?

    刘伟强:主旋律电影和商业电影不是对立的。《中国机长》的主题是航空事业如何维护每一个乘客的安全,它的核心价值是每一个生命都可贵。这是主旋律没错吧,这个核心价值不会负面影响电影的商业价值。

    不能把故事说好,开拓观众的视野,震撼观众、感动观众,才是决定电影商业价值的因素。

    Q

    电影是视觉的艺术,《中国机长》的的镜头语言和特效制作有什么亮点?

    刘伟强:《中国机长》讲述一个客机特情事件,必须要高度还原客机飞行状态。当然我们不可能在真飞机上拍摄,所以我们找到专门制造模拟机的公司,定制了一架A319客机的机舱,又按照电影拍摄需要,把它分拆成3 节,再用最新的硬、软件组合制作了三个用电脑操控的运动平台,让机舱可控地颠簸、倾斜、滚动,得以实现电影里驾驶舱、客舱里的真实质感和动态。个做法在国际上都是属于首次。

    飞机在川藏高原遇险,为了还原这个特殊的外观环境,我们启用一流的电脑特效团队,用卫星数据结合直升机实拍素材,建造了可信性极高的三维虚拟空间,向观众展示宏伟的高原风貌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剧组在海拔4800 米的达古冰川拍摄外景。

    从艺术创作角度出发,飞机本身我们也做了拟人化的处理,它好像有生命一样,受伤的时候会颤抖,使劲的时候会咆哮,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,它用自己的金属躯壳保护了它承载的128 个生命,它与机长配合,把这些人安全送回地面。电影里,机长操纵飞机与风暴角力,观众既见证了大自然的威力,又能感受到人类坚忍不拔的意志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剧组定制的空客A319模拟机

    Q

    《 中国机长》在情感表达和叙事模式上如何吸引观众?

    刘伟强:除了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,电影还要有细腻的人物描写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背后的故事,正如我自己,除了是导演,也是一个爸爸。我会把自己代入刘机长的角色,在最危急的时候,最担心的是乘客,最惦记的是家人。在某程度上我个人的情感也被投射到角色里。

    涵予的角色是经验丰富的机长,惦记着女儿的生日,杜江演第二机长,幽默健谈,还有欧豪饰演的新晋副驾驶,对飞行充满激情,他们从不同角度去热爱生命,当需要他们保护生命时,他们都有同样的担当。

    又比如袁泉,她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条理的人,她饰演的乘务长在危险关头,从容不迫地带领乘务组发挥凝聚力,取得乘客的信赖,基本上是演员的本质发挥。

    由中国民航飞行学院270名飞行学生、2架塞斯纳172、2架钻石DA42NG和奖状CJ-1组成的“中国机长”队列

    Q

    您希望《中国机长》留给观众最深刻印象的是哪些东西?

    刘伟强:2018 年5 月14 号凌晨,3U8633 航班的飞行员、乘务员、民航地面工作人员起床的时候,每一个人都是普通人。《中国机长》聚焦在这群“普通人”身上。几个小时后,他们都成了英雄,因为他们协力挽救了119 个乘客的生命。我希望观众在敬佩他们的同时,更受到这个故事的启迪,像刘机长说的那样,如果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任何人都能成为英雄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主创与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合影

    Q

    在创作深入的过程中,是否发现了更有趣的题材或角度?方向是否会有一些调整?有没有一些现场发挥的内容?

    刘伟强:搜集资料的时候,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:普通乘客接触最多的机组和飞机只是航空工业的冰山一角。早上六点钟第一班飞机载着一百多个乘客起飞前,有一千多个工作人员在各自岗位上工作。除了机组航前检查以外,凌晨三、四点开始,跑道检查、加油加水,保洁备餐,货运分配、安检、驱鸟都在同时进行,这是一个严谨的工业链,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。

    为了确保安全,一架客机像一支接力棒,机场把它交给塔台,塔台把它交给进近,进近把它交给区域,从起飞到降落,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地面在盯着它。正是因为地面随时有人在观测3U8633,加上民航人员平时有充分的训练,飞机出事后,地面能够第一时间展开应急措施,确保它安全降落。这都是我拍这部电影前不知道的,我很佩服这个庞大而且精细的系统,《中国机长》对这些细节有详尽的表述。

    Q

    您的拍片速度一直很快,定档国庆的《中国机长》拍摄仅花了两个月,时间上是否有挑战性?

    刘伟强:比起机长在飞机上解决危机的事件,我拍摄电影的时间已经算是充裕了。掌握拍摄进度最重要的环节是在筹备。没有充足的筹备,到了现场这样没有,那样不对,这才是最浪费时间的。我拍电影的时候不允许这样。拍摄期间,我每天都和演员、工作人员详细沟通,明天、后天、下周我们拍什么,这样他们能提前了解我的想法,到了现场把一切都准备好,这样才事半功倍。

    从电影立项到筹备,到开机、转景、到杀青,然后紧跟着后期制作,2019 年9月30 号要上映,其实时间是蛮紧的。但电影拍得快不代表我们拍得马虎,无论是建立人物、审美、捕捉惊险画面、反映航空技术,《中国机长》都是一丝不苟的,我相信观众会看到一部达到最高工业水平的电影。

    Q

    电影拍摄地点辗转重庆、无锡、成都、拉萨等地,地点的选择上有哪些考虑?听说加了一些攀登雪山的镜头?

    刘伟强:拍摄模拟机需要足够大的摄影棚,除了一比一的模拟机、5 米高的运动平台,还需要挂绿布、设置灯光。除了空间,还要有电源、施工团队等相关的配套资源,无锡的影视基地在这方面给我们提供了理想的环境。

    刘伟强导演在拉萨贡嘎机场勘景

    在外景方面,我们上了海拔4800 米的达古冰川,还去拉萨拍摄气势磅礴的布达拉宫,是为了带观众近距离感受这段旅程。

    如果想偷懒,我们随便在哪个机场拍都行,跑道、飞机都是一样的嘛。但是四川省、重庆市加起来接近全国十分之一的人口,如果他们说我们没把重庆、成都的气息拍出来,那就糟糕了。所以我决定一定要去实景拍摄,还原事件的真实环境。

    Q

    在拍摄过程中,您是否也对民航业有了进一步了解?能否谈谈令自己印象深刻的细节。

    刘伟强:飞机本身的性能规格,高高原飞行状况、航空公司运行、机场管理、空域管理,每一项都是高深的学问,拍摄《中国机长》真的让我学到不少知识,更敬佩民航从业人员的专业性。更可贵的是我所接触到的民航人,从领导到基层,都有一种使命感:他们每天服务超过150 万乘客,他们确保了每一个乘客的安全。他们每天都是英雄。

    在成都机场拍摄的时候,很多参演的机场人员都有参与“5•14”当天的应急响应,我很高兴有机会与他们一起重现特情事件。

    《中国机长》剧组拉萨杀青合影

    Q

    拍完《中国机长》这部电影,出行乘坐飞机感受会有什么不同吗?

    刘伟强: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还是要经常坐飞机。可是现在更多了一份亲切感,好像机组人员是我的同事,我更了解他们的工作,更尊敬他们的敬业态度。

    能够将一个奇迹般的真实事件拍成电影,现在想起来仍觉得不可思议。3U8633的经历是独特的,我希望观众看《中国机长》的时候可以身临其境。中国航空事业是持久的,我很荣幸能够向观众展现它朝气蓬勃的专业面貌。中国民航宣教中心、西南空管、江北、贡嘎、硕放和双流机场对《中国机长》的全力支持无法用金钱衡量,在这里我向民航领导以及参与拍摄的民航工作人员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
   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不存储,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    ©2009-2020WWW.YYMP3.CCAll Rights Reserved .侵权联系邮箱:bd@djggg.com

    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